TCL股权争夺战:当“野蛮人”来敲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杂志”

文|王晗玉

编辑|Coral

苦撑近两个月的奥马电器还是妥协了。

4月9日,奥马电器召开本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由惠州TCL家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TCL家电”)提请任命的徐荦荦、胡殿谦当选为奥马电器第四届非独立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徐荦荦现为TCL科技助理总裁、战略投资部部长,胡殿谦为TCL电子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至此,“TCL系”终于进入奥马电器决策层。而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奥马电器已多次拒绝TCL家电的董事任命提请。

从今年2月TCL家电对奥马电器的持股比例达到10%开始,其就先后三次向奥马电器提请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但后者均以提交方式、内容、形式及程序不符合相关规定等为由对该《提请函》不予审议。

而随着TCL家电及其一致行动人拿下奥马电器24.05%股份,其下两位管理层成功进驻董事会,意味着TCL在这场股权争夺战中阶段性胜出了。

“野蛮人”TCL

对于奥马电器两位董事的新任命,资深家电观察家刘步尘表示,“未来,奥马电器做出任何重大战略决策决定,都将体现出TCL的意志”。换言之,任何对TCL实控奥马电器不力的决策决定的出台,都将变得困难。

而回顾TCL家电的这场夺权之战,战术不可谓不野蛮。

自今年1月起,TCL家电及其一致行动人重庆中新融泽投资就开始在二级市场上频频举牌,至2月3日,持股比例已达奥马电器总股本的10%。随后TCL家电就向奥马电器提请增补徐荦荦、胡殿谦为非独立董事,但被奥马电器以持股比例不足10%为由拒绝审议。

此举令TCL家电再加码,隔天便增持1.78%股份。随后2月22日,由于合同纠纷导致司法强制执行,奥马电器实控人赵国栋被迫减持股份,TCL家电又通过司法拍卖获得相关股份。至此,赵国栋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下降为12.31%,TCL家电及其一致行动人则持股15.57%,成为第一大股东。

随着多次在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及司法拍卖,至3月31日,TCL家电及其一致行动人对奥马电器合计持股已达24.05%。与此同时,赵国栋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已降至11.03%。

刘步尘认为,TCL家电盯上奥马电器主要基于两点考虑。首先,奥马是中国冰箱企业代工出口第一大企业,如果其能并入TCL家电体系,显然可以提升TCL在冰箱方面的出货量,增强这一业务的营收规模。其次,TCL家电至今仍未上市,如果拿下奥马,那么TCL集团未来有可能在白电领域拥有自己的上市主体。

冰箱“富士康”沦为壳资源?

目前,TCL旗下有在港股上市的TCL电子,主营电视和手机业务;有在A股上市的TCL科技,主营面板、新能源材料和电子产品分销业务,而包揽了冰箱等白电业务的TCL家电,至今仍未上市。

反观奥马电器,主要从事冰箱、冰柜的生产和销售业务以及金融科技。尽管在国内市场的知名度不高,但据其公开数据,在2009年至2019年的11年间,奥马电器蝉联中国冰箱出口冠军、连续12年稳居冰箱出口欧洲第一。

这与奥马以ODM为主的经营模式有关,也就是俗称的“贴牌代工”。据了解,包括TCL、海信、美的等在内的诸多品牌都是奥马冰箱的客户。也正因为此,奥马电器一度被视为冰箱界的“富士康”。

而彩电势头强劲的TCL,白电却一直不见起色,2020年冰箱出货量仅153万台,远不及奥马电器。不过,2018年的一场债务危机让这家贴牌大厂陷入泥潭,间接也为TCL家电的入主提供了契机。

2018年10月,奥马电器发布公告,宣布旗下互金平台出现兑付危机。随后,奥马电器资金被冻结,实控人股权被司法拍卖。

此后的两年中,奥马电器股价也整体下行。尽管进入2021年伴随TCL家电的举牌,奥马股价一路上扬,但相较债务危机以前的高位,仍下跌了有半数之多。Wind数据显示,在2016年初到2018年10月之前,奥马电器每股股价多在11.5-16.5元之间波动,而进入2021年,则掉入4.5-6.5元区间。

奥马电器尚属价值谷底,那么此时TCL家电的“入侵”算得上是性价比之举吗?

通过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的表态,可了解其瞄准的是奥马电器优质的冰箱业务。今年3月,李东生在采访中表示:“在智能终端业务上,冰箱是要大力发展的业务,最近举牌奥马也是希望能够扩大我们在冰箱业务上的竞争力。奥马在冰箱产业中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公司。未来12个月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

但奥马冰箱已在此前被转让了49%股权。奥马电器在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披露,子公司奥马冰箱业绩增长良好,但公司转让了其49%股权并已完成工商变更,公司对奥马冰箱业绩合并比例由100%下降至51%。

同时为了防御第三方入主,奥马冰箱在公司章程上也提前设置了障碍。根据奥马冰箱的公司章程,若上市公司实控权发生变化时,选举和更换奥马冰箱由非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监事并决定其薪酬时,应以特别决议通过。特别决议意味着需要至少有掌握2/3表决权的股东同意。若奥马冰箱认定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则存在公司无法将奥马冰箱纳入公司合并报表的重大风险。

也就是说,拿到了奥马电器的控制权,并不意味着也获得了奥马冰箱的实控权。刘步尘分析,对于TCL来说,获得奥马电器实控权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争取奥马冰箱的实控权。目前来看,获得奥马电器实控权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但如何获得奥马冰箱实控权,确实比较考验TCL的智慧。“必须看到,和TCL强大的实力相比,无论赵国栋还是奥马管理层都要弱小得多。”

“弱弱联合”难有想象空间

目前奥马冰箱的股权结构为:奥马电器持股51%、奥马冰箱核心管理团队持股39%、中山市金奥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同时,奥马冰箱现任5名董事会成员全部来自奥马冰箱核心管理团队,其他两名股东未派驻董事。

而奥马电器的业绩表现也显示此前奥马冰箱在其内部的地位举足轻重。根据奥马电器2020年度业绩预告,公司去年全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70.07亿-105.0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7488.80万-1.5亿元,同比下降240.53%-380.9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67亿-2.41亿元。

相比之下,2019年奥马电器全年归母净利润为5781.43万元。公告表示,业绩变动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公司转让了奥马电器49%股权并已完成工商变更,公司对奥马冰箱的业绩合并比例由100%下降至51%,这使得本年奥马冰箱归母净利润降低。此外,公司金融科技板块受疫情持续影响,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减少,毛利大幅下降,而期间费用可压缩空间有限;同时,考虑到金融宏观环境影响和公司面临的经营风险,公司对部分应收款项计提了预期信用风险损失准备。

这意味着,如果仅有剥离了奥马冰箱的奥马电器控制权,那么,TCL家电历时3个月换来几乎就只剩一副业绩亏损的上市躯壳。

而即便TCL家电后续顺利拿下奥马冰箱的控制权,就代表其能借机掀起冰箱甚至白电领域的格局变化吗?

在业内人士看来,答案或许是消极的。

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表示,在国内市场,奥马冰箱的地位充其量算是三线品牌,虽然其出货量是国内冰箱出口第一品牌,但产品以低端为主。而TCL自身做冰箱乃至白电业务的表现也乏善可陈。“说白了,TCL家电与奥马电器属于弱弱联合,难以对行业格局造成太大的影响。”

刘步尘也提到,做黑电起家的企业,往往涉足白电很难成功,反之亦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做白电和黑电的产品逻辑、经营理念不同。国内的白电主要市场份额一向由格力、美的和海尔三大品牌占据,而TCL作为彩电业务为主的企业已然失去先发优势。另外,TCL的白电产品并无特别亮点,技术也没有领先,一直就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

上述分析在市场数据中得到了印证。尽管冰箱细分领域龙头排位与白电整体市场略有出入,但也基本维持三强局面,且集中度逐渐上升。根据奥维云网(AVC)的线下监测,2020年冰箱线下市场TOP3品牌零售额集中度高达61%,同比增长2%。2020年1-11月,海尔销量达1282万台,占比33.23%,排名第一;美的销量达613万台,占比15.89%,排名第二;海信科龙销量达430.9万台,占比11.17%,排名第三。

再结合市场环境来看,当前我国白电产品的客户保有量已在高位,新增需求明显不足。尤其在去年上半年,叠加疫情对更新换代需求的抑制作用,市场需求进一步萎缩。为刺激消费者的需求释放,整个白电行业也步入价格战阶段,2020年上半年,空调、冰箱、洗衣机、冷柜的均价同比分别下降14.7%,5.3%,6.7%和11.0%。

时下的白电市场正处高位盘整状态,新秀得以搅动格局的机会本就不多。在行业龙头稳定且集中度不断上升,同时新增需求动力不足,增长空间又难以打开的局面下,缺乏时代红利成为TCL向白电市场出击的一道巨大屏障。所以,如何通过打造产品差异化、寻找新的增长点等路径突破既定格局,将成为TCL家电攻下奥马冰箱后亟待破解的又一难题。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